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时间:2020-04-26 16:51:51来源:88会员券  阅读:(0)收藏
转载:

【文/观察者网大包 董佳宁】 美国对华鹰派,这些年特别活跃,而新冠疫情,让他们更看到了机会。“向中国索赔”的论调,在美国和西方部分政客当中,流行起来了。

【文/观察者网 大包 董佳宁】

美国对华鹰派,这些年特别活跃,而新冠疫情,让他们更看到了机会。“向中国索赔”的论调,在美国和西方部分政客当中,流行起来了。

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澳大利亚一位议员,称要“收回达尔文港和中国公司租用的农地”,作为“疫情赔偿”。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赔偿”20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1年半的GDP。英国一个智库,也在报告中提出向中国“索赔”。这些都是小动作,我们正眼瞧他一下,就算输了,喜欢造大锅的还是美国。

特朗普最近说,不管病毒起源于哪里,反正是从中国输入美国的,至于何种形式的输入,并不重要。他说,美国正在调查病毒起源,拭目以待,如果是故意的,中国应该承担后果。关键问题是,这是一个失控的错误,还是中国故意所为。

美国准备怎么索赔呢?特朗普一个人说了不算,这是一个老法治国家,当然要立法者,也就是国会议员们,抄起“法律的武器”。总统对立法,只有部分否决权,议会2/3多数通过,总统就无权干涉。

共和党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参议员汤姆·科顿,另一个是众议员丹·克伦肖,发起草案,说美国公民,你们最近不是闲着呢么,可以把中国政府告上美国联邦法院,赔偿美国人在疫情中的死伤和损失。之前美国就有一家律师事务所,宣称要对中国政府发起集体诉讼。

汤姆·科顿,大家很熟悉了,他和卢比奥一样,是美国国会里,对华鹰派中的鹰派,主张“全面脱钩”的代表人物。之前他一直说,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的病毒实验室。这个丹·克伦肖,以前是海豹突击队员,在阿富汗被地雷炸失了右眼。他去年刚当上议员,现在就这么跳了,为什么?因为攀比谁更“鹰”,已经成了美国国会的政治正确。并不是说达成了什么共识,而是只要强硬,就能加分,这最安全。所以“全面脱钩”派这些后起之秀,已经颠倒了国会力量的排列组合。

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提出,要核销部分中国央行持有的美国国债。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更是说,全世界应当出具疫情账单,有些美国欠中国的债务啊,一笔勾销,该他们给我们钱。新冠病毒是一口锅,中国还是一个提款机。但是锅太大了甩不动,提款机也不是喊一嗓子就吐钱。我们设想一下啊,假如真出现美国宣布债务违约,那你这个国家的主权信誉就扫地啊,中国就只能抛售美国国债,美国国债就供过于求了,没人接了。最终导致什么呢?美国已经因为疫情有了天大的预算窟窿,到时候财政部拿什么去补呢?

“向中国索赔”的论调,当然很荒谬,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的话说,令人“毛骨悚然”。美国造成金融危机的时候,谁向美国索赔了,甲型H1N1流感蔓延,美国别说赔偿了,道歉有过吗?H1N1流感死亡人数接近30万,美国花了六个月,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对比武汉封城的速度,对比中国教科书一般的反应,有过一丝羞愧吗?当年的流感数据,美国花了3年才更新,而且还是用一套公式估算出来的。这些都不是冰冷的数字,而是鲜活的人命。对待病患的态度,才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尺。我不在乎大国崛起,只在乎小民尊严。

但对美国鹰派政客来说,这只是一个借口,我之前“入关学”那期讲过,狼和羊的故事,对狼来说,理由是否荒谬并不重要。目前中国不是羊,眼下有个非常大的优势,中国加速复工了,很多物资空缺需要中国企业填补,而大部分西方企业停工,所以狼还不敢撕破脸,但已经开始吓唬人了。而一旦狼恢复过来,会怎么做,这是不能不防范的。

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这些美国政客,说到做到的速度是很快的。比如,汤姆·科顿一直呼吁,美国国会要停止对世卫组织的拨款,他说“世卫组织被攥在中国手里,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组织,并邀请文明世界的成员加入我们。”特朗普已经宣布了,美国将暂停资助世卫组织。汤姆·科顿还公布立法,将允许国会,对国外故意隐瞒疫情信息的政府官员,实施制裁,以一个法案为蓝本。这个法案有点难念啊,叫《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

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这个“马格尼茨基”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腐败”的外国官员实施制裁,最早是针对俄罗斯官员的,后来扩大到全世界。这是美国长臂管辖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不管你是谁,哪怕是别的国家的元首,比如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美国都可以提供一个法律框架,用“文明的”、“合法的”理由制裁你。马格尼茨基,是俄罗斯的一个律师,被关押的时候去世,这当然是俄罗斯的内政,但美国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一个法案,然后全世界到处找“违反人权”的事,抓住了就要处罚,每用一次,都恶心你一下。

汤姆·科顿毕竟是反华先锋,他这个立法提案等于是说,要以此为基础,搞出一个针对中国的法案。他是在和卢比奥比赛呢,要不说他们反华先锋之间的竞争也是挺激烈的。卢比奥提出了一项法案,要切断中国对全球药品供应链的控制,让美国“重建”自己的药品和医疗用品生产能力。

这里有一个背景,美国原料药和活性药物成分,有80%都需要从中国进口。问题是,这次疫情爆发,英国、印度等50几个国家,都采取了限制药品出口的政策,美国只能排队等待制药大国的出口。美国人反思一下是对的,但卢比奥偏偏只说:“一旦中国切断出口,威胁的就是美国人的生命”,这就是典型的为“脱钩论”做文章。

问题是,脱钩这件事,短期,甚至中期,都是根本做不到的。纽约州长科莫是怎么说的?“我们需要的口罩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手术服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防护面罩来自中国,我们需要的呼吸机来自中国。好了,我们过了那个阶段了,现在到了新阶段,我们需要检测药剂,也来自中国……怎么会这样!”

卢比奥不可能不清楚,但他不管时机,一定要逢中必反,究竟是为什么?首先来说卢比奥这个人。他是第二代古巴移民,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流亡者,来美国追寻自由理想的,这是一种我讲过的“皈依者狂热”。另外,共和党需要中下层的选票,卢比奥出身比较底层,在迎合民粹方面,比特朗普这样的富二代更有优势,他的言论越是出格,越是闹笑话,反而越有助于自己成为政治明星,你想特朗普都这样了,不比他更能演的话,怎么抢戏呢。

另外就是卢比奥的本职工作了。美国国会有2个委员会,是专门针对中国的。一个是美中安全评估委员会,从军事角度监督中国。另一个叫中国委员会,从人权角度监督中国。卢比奥是中国委员会的主席,汤姆·科顿也是这个委员会的成员。我们想象一下,美国国会,对应一下就是中国的人大,有2个专门的委员会,不干别的,就监督中国有没有军事威胁,有没有侵犯人权,然后向国会提交咨询报告,提供立法建议,年度报告那都是几百页的呀。比如,卢比奥的中国委员会,报告里会说啥呢,总统或者别的官员,你会见中国官员的时候,别忘了要继续提出人权的问题啊,有这个案子,那个案子,总统访华活动,总统的行程里,你们都要安排上啊。

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美国有很多神话,第一个神话叫“三权分立”。立法权是不会甘于寂寞的,一定会来抢戏的。卢比奥的法案可以多具体呢,比如《中兴执法审查及监督法案》,对着中兴一家中国企业,就可以来一个,当然这个没通过。中兴事件,包括后来的孟晚舟事件,卢比奥和汤姆·科顿先后提过多少法案,大家可以查一下,《保护美国政府通信法案》,《与中国公平贸易执法法案》,《电信出口禁令执行法案》,《外国投资风险审查更新法案》,都与此有关。法律,本来应该是相对确定的,不轻易修改,不轻易制定的东西,如果立法琐碎、细致到这样的程度,那么和行政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大家可以思考。

第二个神话叫“政教分离”。美国确实没有指定国教,但国会里的议员,绝大多数都是教徒,主要是基督徒。比如,第115届国会议员中,90.7%是基督徒,这个比例比较稳定。议员们宣誓就职时,会把手放在圣经上,你如果是无宗教信仰的美国人,你都不好意思说出来,这等于政治自杀。以前,美国国会专门为议员们设了一个祷告屋,媒体不准进入。屋子的玻璃窗上,印着第一任总统华盛顿跪着祷告的画像,华盛顿本人就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卢比奥信的是罗马天主教,汤姆·科顿信的是卫斯理宗。卢比奥和汤姆·科顿他们,作为中国人权的“监督者”,不厌其烦地提出涉藏、涉疆的法案,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他们一下次就从“上帝选民”,变成了“宗教自由”的捍卫者了,虽然之前反恐的时候,美国人一直把穆斯林视为威胁,但这些基督徒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照亮伊斯兰世界宗教自由的灯塔。

以前有一位民主党议员,叫基思·埃利森,他是第一位美国穆斯林众议员,宣誓就职的时候,他坚持把手按在《古兰经》上,被很多美国人批评和反对。美国不是多元族裔吗?不是宗教自由吗?又没有违宪,为什么就不可以呢?卢比奥提出过一个法案,叫《外国影响力透明法案》,如果中国媒体在美国运营,必须向美国司法部登记,属于“外国代理人”,如果中国在美国开办孔子学院,也要登记为“外国代理人”,孔子的学说在西方可是一直被视为儒教的,这算不算破坏宗教自由?

我在准备这期节目的时候,也看了很多资料,有些智库专家说,中国应该用事实讲话,影响美国的议员。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我们不能以中国的国情,来考虑美国人,我们的政府官员都是无神论者,工程师比例非常高,是一个高度理性的群体,但美国议员不是这样的,他们和美国知识界、科学界的人群是完全不同的,否则你是永远无法理解,卢比奥这些人的存在。作为“上帝选民”的传教狂热,全民可以持枪,一言不合就枪杆子说话的愤怒情绪,是深深刻在美国的国家基因里的。其实两种不同的“文明”,本质上不可能“接轨”,可以在经贸上合作,但没必要在思想上“接轨”。

事实也证明了,这些美国议员很难被说服。有一名中国外交官,两次写信,给威斯康星州参议院议长罗杰·罗斯,要他们承认,中国采取了英勇的行动抗击病毒。罗斯居然说:“我真被他们政府无耻地影响我们震惊了。”罗斯的回复只有一个词:“疯子”。其它没写,像是签名。威斯康星州反而通过了决议,称中国在新冠疫情上误导了世界,还要声援中国人民一起谴责。

苏联解体后,美国对中国的关系定位,是保持接触,希望“和平演变”,或者等待中国自己崩溃,像美籍华人章家敦设想的一样。但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美国政治精英今天是非常失落的,他们觉得,通过接触来影响、改造中国的战略失败了,中国反而可以影响美国。美国鹰派大佬、共和党前国会众院议长金里奇,喜欢研究孙子兵法,他说要放弃对中国的幻想,认清中国的本质。他既没有搞清楚“知己知彼”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看到真正的事实。

中美两国的交流、影响是相互的,这是对等的文明之间的影响,但在他们眼中,价值冲突的解决方式,只能是一方要了另一方的命,把另一方彻底演变过来。按照这种标准,他们当然要失落,于是,美国战略大师们生出了“脱钩”这个幻想。

美国反华议员“向中国索赔”,章家敦律师都不敢想

美国副总统彭斯,他前年和去年做了两次演讲,第一次演讲的时候,比较强硬,被很多人认为是吹响了与中国进行新冷战的号角,第二次演讲态度温和了一些,明确提出中美“不会脱钩”。但今年,在疫情的背景下,美国需要转移国内矛盾,什么“向中国索赔”,“中美脱钩”的声音,在美国政坛又冒起来了,今年又赶上美国大选,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但国内知识界,特别是研究美国的智库,是否对此做好了思想准备,我不太清楚。

不过话说回来,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如今,是考验这个“压舱石”成色和重量的时候了,美国对华鹰派,能不能造出一个比这个“压舱石”更重的锅,还能甩得动,其实我也不太看好他们。共和党议员特雷·霍林斯沃思说,相比经济崩溃,让更多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是“两害取其轻”,他还说,在失去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失去美国人的生命之间做选择时,我们必须始终选择后者,也就是选择失去美国人的生命。比起经济利益,比起美国人价值观的文明体面,自己国民的生命都不够分量,这点出息,怎么可能离得开中国,我也不看好他们能掀起太大风浪。

截止到我录像的时候,美国新冠肺炎患者,累计已经到了76万多人。特朗普还复读机似的喊话复工,遭到几个州的州长隔空驳斥。在允许吸食大麻的州,大麻销量激增。多地民众开车上街堵住公路,抗议居家隔离。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基本走出疫情阴影,多家口罩和呼吸机企业,马力开足,为全球提供着防疫甚至救命的设备。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纷繁复杂,你看不明白,也要明白。我们观察者网,每天给大家提供很多国际新闻,让各位更加了解这个,复杂、冲突又迷惑的世界。

我们还有一个会员频道,观察员,是我们的收费频道,在里面有一些更深入的解析,也有编辑部制作新闻幕后的故事。每年收费198元,输入我的专属邀请码666,可以立减10元。这样每天其实不过不到6毛钱,这也暗合了我的邀请码666。如果使用网页端,可以输入member.guancha.cn,如果你是用的手机,可以搜索【观察者】,下载APP,在底部有一个【观察员】。购买之后还有礼品,也是价值几十块钱的,可以从中选择一个。最后,我想向英勇抗疫的医务工作者致敬,也向闷在家里熬过疫情的中国人致敬,更要向艰苦卓绝的,奋战在第一线的,“战忽局北美分局”的老章,啊不,章老,致敬。章老,666。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标签: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88会员券  粤ICP备18012320号  Copyright © 2010 - 2019 https://www.88hui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