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日本鬼子在河北邢台市洛村酿下的一笔血案

时间:2020-04-26 16:51:36来源:88会员券  阅读:(0)收藏
转载:

记得那天夜里有几个日本兵把一小块馒头扔到我村王壮命跟前,让他跪下低头去啃,壮命明知这是拿中国人开心,坚决不啃,于是被两个日本兵掐着脖子硬按在地上。

赵二庙 口述

  我叫赵二庙,是邢台县东羊村人。一九三七年十月,日军占领邢台后,在洛村制造了一起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我是这次惨案的幸存者之一。我以铁的事实,控诉日本帝国主义野蛮惨杀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


回忆日本鬼子在河北邢台市洛村酿下的一笔血案


  邢台沦陷后,日本兵到处烧杀、抢劫、奸污妇女、无恶不作。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有两个日本兵在洛村村北朝孝子村方向紧紧追赶着三个妇女和一位老大爷。被孝子村几名群众截回洛村。其中一个鬼子被洛村群众高桂林用钢叉刺死,另一个逃跑。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下午,我在俺村村北碰见赵亲领着他十来岁的侄子赵黑子。他说他闺女从婆家回来后,家里还剩点干粮,让他去洛村拿,约我和他同去。我同他俩来到洛村后,也没有发现有啥动静,到他闺女家里拿了干粮,马上就往回返,刚走出村往南没多远,就看见村西北王段沙疙瘩那里,尘土飞扬,有一马队朝这里奔来。我一看情况不好,知道这一定是日本兵来洛村进行报复的,于是我们马上回头向洛村北沙疙瘩方向跑去,打算到那里隐藏。狡猾的敌人分成两路向洛村包围过来,结果俺仨在沙疙瘩那里被敌人抓住。同时被抓住的还有几个在那里隐藏的群众。敌人将我们几个捆住,一起押到洛村西头一个大门外,只见那里已躺着一些被抓的群众,同样用绳索捆得紧紧的,日本兵在四周端着枪监守着。

  黄昏时。被抓来的人们逐渐增多,大门外已容纳不下,后来我们被赶到村西一个场上,日本兵端着枪在四周监视着,谁若是稍微一动,就是一顿毒打。记得那天夜里有几个日本兵把一小块馒头扔到我村王壮命跟前,让他跪下低头去啃,壮命明知这是拿中国人开心,坚决不啃,于是被两个日本兵掐着脖子硬按在地上。反绑双手的壮命结果一头栽到地上碰得口鼻出血,敌人在一旁哈哈大笑,气得我们咬牙切齿。


回忆日本鬼子在河北邢台市洛村酿下的一笔血案


  夜深了、敌人还在继续抓人,一直抓到第三天,总共抓来五六十人。其中有洛村的群众,有周围走亲戚的群众。宁晋县有个卖馍馍的领着一个小孩,还有一个卖香油和卖红薯的路过这里也被敌人抓住。我父亲来找我,结果也被敌人抓住了。

  第三天下午四点多钟,日本兵端着枪上着刺刀。一个挨一个地排成一条“人胡同”,把男的和女的分别赶到两个地方。我们被赶到村西头的一个北屋里,四、五十人挤在一起,气都喘不过来。被抓的妇女锁在另一个院内(后来听说年轻一点的妇女越墙逃走了,剩下四个实在不能跑的老年妇女均投井自尽,有一人幸被井绳拌住,得以幸存)。我当时紧靠窗口站着,见院内、房顶上布满了日本兵,个个凶狠狠地端着枪。院里还架起了机枪,乌黑的枪口对着屋门,气氛十分紧张。大家意识到敌人要下毒手了,谁也不吭声。这时一个日本军官给翻译嘀咕了一阵后,翻译大声喊叫:“太君有令!谁有贵重的东西和洋钱交出来可放谁回家”。大家谁也不答话。等了一会儿,翻译打开屋门又喊叫了一阵,景家屯一个人把两块现洋交给了翻译。日本军官向翻译打了个手势,翻译把景家屯那个人叫了出去,让他跪在门旁边一个鸡窝前,日军官突然举起洋刀,一刀砍掉了他的脑袋,顿时脖子上三股鲜血冒出一尺多高,尸首在地上跪着转了一圈还不倒,日本军官上前一脚把他踢倒了。接着一连杀了十几人,最后有几人一刀没砍死,疼得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随即敌人的战刀,刺刀在他们身上乱砍乱刺,这时院里血流成洼,死状甚惨。有的腹部被刺破,肠子流在地上,有的脑袋被砍掉滚在一旁,有的身子被砍成两截,倒在血泊里,真是惨不忍睹。不知谁的主意,大家背靠背互相解开捆在胳膊上的绳索,看样子大家要和敌人拼一死战了。我悄悄走到炕前和俺爹站到一起。这时我发现安风箱的地方有几块坯可以活动,便顺手抽出几块,我父子二人钻到炕洞里藏了起来。屠杀点燃了压在人们心头的仇恨怒火,于是不约而同地喊道:“反正是死,和鬼子拼啊!”群众蜂拥而出,冲到院里,赤手空拳与敌人搏斗起来。顿时院里的搏斗声,日军的嚎叫声,人们的惨叫声乱作一团。手无寸铁的群众怎能抵住这些手持刺刀的魔鬼,一会儿功夫,冲到院里的群众死的死,伤的伤,横七竖八地都倒在了院子里。敌人又到屋里看了一下没有人,就把死伤的人们和柴禾木料堆在一起,泼上汽油点着了。烘烘的火光由小到大,呻吟声、惨叫声、小黑子找大爷的哭叫声…·由大到小、由小到无,当时真是撕裂了我的心肝。


回忆日本鬼子在河北邢台市洛村酿下的一笔血案


  敌人放火后,就到街头集合去了。这时院里大火继续燃烧着,血腥的烟雾冲进屋内,呛得我们不能出气。火越烧越旺,顺着风势屋子也被引着了,屋里的火焰从窗口、门口冒出来与院子里的大火连成一片。突然,我发现屋门后面一个瓮里跳出两个人来,后来才知道那两个人是南盖宗村的,跑回后,因烧伤过重没有多长时间就死了。我们父子二人在炕洞里熏得实在无法忍受。就往外爬,刚爬到门外,房顶就落了架。院里除了烘烘的大火外,就是院墙上的血迹,别的什么也看不清,我爬在墙头上往西看了看,日本兵已出村了,于是就拉着我父亲往回走去。我二人被烧得头昏眼花,满身是伤。刚回到村里,乡亲们都认不清我们是谁了。 

 在这次惨案中,无辜群众被杀害五十三名,其中有我村八人。日本帝国主义欠下中华民族的血债,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本文转载自"https://www.toutiao.com/item/6818392742968689155/",文中观点并不代表本号观点。本号尊重原创版权,如有冒犯,请私信立即删除。同时欢迎各类投稿。

标签: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88会员券  粤ICP备18012320号  Copyright © 2010 - 2019 https://www.88hui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